Monthly Archives: August 2006

夏天以后心情变好了

太奇怪咯,怎么一过夏天心情就好啦? 秋天淡淡的风,似乎把烦恼也吹散了。 想想我以后怎么回马来西亚啊?天天都是夏天,难道我心情就永远不好? 才不会呢!烦恼被吹走以后就不会再回来啦,哈哈哈。。。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All, LearnMyLife | 11 Comments

不在家的日子vs泪水

八月,不在家和泪流不止的日子,非常脆弱的季节。。。   八月开始到今天为止,呆在家里的时间少之又少。 徐老师2号过世后,从3号到5号都在徐老家里度过,6号在八宝山。 那时候眼泪基本上已经流干。   9号踏上开往哈尔滨的火车,11号为“哈尔滨之夏”在松花江边的剧场演出,12号晚上踏上归途。 这次演出安排令我受了好多委屈,但是只能自己默默承受。 可能心情原本就不很好,在火车上,泪水又悄悄的流下。   13号一早回到家,中午吃饭的时候接到电话,得马上到昌平小汤山给三十五中合唱团集训。 在家不到10个小时,带上去哈尔滨的行李,又离开了温暖的窝。 坐在车上看窗外下着大雨,心里就是难受。。。   在小汤山度过了6天,终于又回到家了。 临走时,可爱的孩子们用清脆的童声唱了“感恩的心”送给我,结果。。。   封闭多年的我,毕竟还是逃不过感情的折磨。 在北京这5年里,这两个月真让我刻骨铭心,似乎把前4年的泪水都在这两个月里流干了。 朋友的离开、恩师的永别、工作的委屈、工作的感动,虽然不同的泪水有不同的味道,但里面都包含了一种不为人知的苦涩。   曾经有人告诉我,我的人生应该更深刻一些,不应该怕受伤害而选择冷漠对待身边的人、事与物。 接踵而来的情感波动,对我而言实在太汹涌了,能让我静一静么?    

Posted in All, LearnMyLife | 11 Comments

真正的v.s.普通的

一個普通的朋友從未看過你哭泣。一個真正的朋友有雙肩讓你的淚水濕盡。  一個普通的朋友不知道你父母的姓氏。一個真正的朋友有他們的電話在通訊錄上。  一個普通的朋友會帶瓶葡萄酒參加你的派對。一個真正的朋友會早點來幫你準備,為了幫你打掃而晚點走。  一個普通的朋友討厭你在他睡了後打來。一個真正的朋友會問為什麼現在才打來。  一個普通的朋友找你談論你的困擾。一個真正的朋友找你解決你的困擾。 一個普通的朋友對你的羅曼史感到好奇。一個真正的朋友可以威脅你說出來。 一個普通的朋友在拜訪時,像一個客人一樣。一個真正的朋友會打開冰箱自己拿東西。  一個普通的朋友在吵架後就認為友誼已經結束。一個真正的朋友明白當你們還沒打過架就不叫真正的友誼。  一個普通的朋友期望你永遠在他身邊陪他。一個真正的朋友期望他能永遠陪在你身旁 !

Posted in All, LearnMyLife | 5 Comments

徐新教授生平

 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、著名指挥家、音乐教育家、中国指挥学会会长、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前系主任、国家一级指挥、总政歌舞团艺术指导交响乐团首席指挥、河北交响乐团艺术顾问首席指挥、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、中国交响乐发展基金会常务副会长、中央音乐学院特聘教授、中央音乐学院终生学术委员徐新老师于2006年8月2日晚20时30分离开了我们,终年76岁。       徐老师1930年8月31日出生于江苏常州,1958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他早年投身于革命事业,19岁走上音乐道路,1952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学习,后转入指挥系,1958年毕业后留院任教,并担任该院附中红领巾管弦乐团指挥。        1972年在周恩来总理的关怀和指示下,徐老师从中央音乐学院调到总政治部歌舞团,担任管弦乐队指挥。在此期间,他指挥录制电影音乐《闪闪的红星》,其中家喻户晓的歌曲《映山红》,《红星照我去战斗》等,就是在他的指挥棒下流淌出来的,它为部队的文艺建设呕心沥血,功劳卓著,是忠诚的部队文艺战士。         从事指挥工作30余年来,徐老师一直致力于中国交响乐事业的建设与发展。徐老师艺术成就非凡,是中国著名的指挥家。在新中国交响乐事业发展的道路上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他曾先后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《中国革命之歌》、舞剧《骄杨颂》、意大利歌剧《托斯卡》以及大型歌舞晚会《军魂》、《正月里来唱新春》等剧目中担任乐队指挥,并指挥录制了《大决战》、《蒋筑英》等一批优秀的影视音乐,展现了他扎实的专业功力和高超的指挥技艺。同时,他与中国交响乐团、中国青年交响乐团、中国少年交响乐团、中国广播交响乐团、北京交响乐团、上海交响乐团、中国爱乐乐团及国内众多的交响乐团合作举行交响音乐会,向世人展示了中国交响乐指挥艺术的水准和魅力,被音乐界、指挥界称为德高望重的专家、教授,为我国交响音乐的创新倾注了毕生精力。    徐老师不仅是著名的指挥家,更是一名出色的音乐教育家。几十年来,他凭着严谨的治学态度和丰富的实践经验,教书育人,桃李芬芳,培养出了一大批优秀的音乐指挥人才,其中有许多人在国际、国内指挥比赛中获大奖,成为国内外著名乐团的优秀指挥家。如新加坡交响乐团及冰岛交响乐团音乐总监水蓝、瑞典皇家音乐学院指挥教授王进、中央歌剧院音乐总监及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俞峰、中国交响乐团常任指挥李心草、中央芭蕾舞团音乐总监及中国少年交响乐团指挥张艺、中央广播民族交响乐团指挥彭家鹏、中央民族乐团常任指挥刘沙、中央歌剧舞剧院常任指挥张峥等均出自徐新教授门下。        徐老师离休后,没有停止教学和演出工作,反而更加快了工作的步伐。他具有一种音乐家强烈的历史责任感,一颗奋斗不息的事业心,一种契而不舍的追求精神,他考虑更多的是如何让百姓了解交响乐,喜欢交响乐,通过音乐的熏陶来提高全民的素质,他除了继续搞好教学外,还为交响乐的普及及提高做了大量的工作,经常不辞辛劳地奔走于全国各地,亲自为当地交响乐团进行指导、排练、演出,同时对北京多所大、中、小学校学生乐团进行指导、训练,对我国音乐基础教育事业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。他和我国老一辈指挥家积极倡导成立中国指挥学会,亲自起草学会章程并组建理事会,为我国交响乐事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    他作为我国著名指挥家和音乐教育家,为人师表,谦虚亲和,德艺双馨,德高望重,他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,为军队文艺事业鞠躬尽瘁,他高尚的人格品德为我们树立了榜样,他执着追求、永不停息的奋斗精神及对音乐事业的赤诚之心,将被我们永远缅怀和传诵。 徐老师,您安息吧!

Posted in All, LearnMyLife | Leave a comment

最爱的徐老离开我们了。。。

8月2日晚上,徐老师在北医三院离开了这个人世。徐老一生培养了大量的优秀指挥,呕心沥血教导我,临毕业的一年,他却不能再教我了。 3号上午在排练的路上接到了郭老师的电话,说:徐老师没了。 愣是聊了10分钟,才反应过来,徐老师不在了!在车上眼泪不停的往下掉,到了排练厅也没办法排练了,赶紧去徐老师家,然后去医院。 由于事发突然,徐老师爱人王阿姨要求验尸,所以我们就到太平间把徐老师送到解剖室。一到太平间所有人都受不了了,见到徐老的那一刹那,痛心?揪心?说不出的感觉,还是没办法相信他就这么走了。最后到眼睛干了,再也挤不出任何水滴,才真正接受了事实。 徐老师,您让我帮您印的谱子还没给您呢,怎么不等我啊?这谱子一直搁在我的房间,您演出还要用的呀。。。。。。 对不起徐老师,我办事情不够利索,没能达到您的要求,我答应您我肯定会更努力的,我们一班师兄弟姐妹不会让您失望! 徐老师,您安息吧!

Posted in All, LearnMyLife | 9 Comments